━╋ 残ァ玥 ❄白凛

喜欢太宰治╮ (. ❛ ᴗ ❛.) ╭

画的不好见谅乁( ˙ ω˙乁)

零✘凛 小段子

恩……失踪人口默默回来

设定:情人节那啥的……(◍ ´꒳` ◍)
出场人物:零 ,凛月 ,晃牙

Ⅰ.找人
晃牙:  啊啊啊啊,烦死了!为什么本大爷要去帮   那个吸血鬼混蛋跑腿啊!再说了我根本不知道阿凛那家伙在家里啊!啊啊啊啊啊啊,烦死了!!

凛月:呼啊~柯基吵死了~安静点,老爷爷睡眠不足你要怎么负责啊。

晃牙:哇啊!你这家伙怎么在这里,还有本大爷是狼不是狗!☄ฺ(◣д◢)☄ฺ

凛月:不要在我旁边吼啊……真是的,现在的年轻人总是心浮气躁的,需要把你带到兄长那里教育么?

晃牙:你们两兄弟怎么都一个样啊!吸血鬼混蛋叫我来找你的,现在找到了你自己去那家伙那里吧,哼,交代完的是本大爷弄完现在要去忙别的事了,哦,还有吸血鬼混蛋在轻音部里。

凛月:哦哦~原来柯基现在进化到还有傲娇属性了呢,兄长养狗还算可以嘛,我先走啦~柯基~

晃牙:你是没在听我讲话吗!!!☄ฺ(◣д◢)☄ฺ本大爷不是狗!

Ⅱ.礼物
凛月:兄长,你在棺材里面吧,在的话赶紧出来啊!不然我就你的棺材拆了。(踢踢踢踢……)

零:::>_<::凛月就不能对哥哥好一点吗,这么粗暴的提棺材吾辈在里面头都晕了(推开棺材盖)

凛月:那是因为你棺材质量太烂了=_=

零:今天是情人节~吾辈给汝准备了礼物了~(笑)

凛月:哈?谁要你的礼物啊?

零:汝这么说就不对了喏,吾辈即使汝的哥哥也是汝的恋人喏~吾辈只是想给所爱的人礼物也不可以吗,凛月~(委屈脸)

零坐在棺材里一把包住凛月的腰,脸轻轻蹭着凛月的肚子,然后一脸委屈的看着凛月

凛月:(兄长这算撒娇吗)唔……也,也不是不要……(越来越小声+脸红)

凛月把鞋子蹬掉稍微推开零一点坐到棺材里面,一想到自己现在脸红了,凛月立马低着头抱住眼前的人,不让零看到自己的脸。零轻轻摸了下凛月的柔软的头发,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小袋巧克力打开,把一颗放进嘴里,一手捏着凛月的下巴让他抬头,凛月看到零嘴里的巧克力下意识张开了嘴

零:啾~(〃∇〃)

凛月:!!!……唔(〃 〃)

吃完一颗~

凛月:(喘气+脸红)唔……这就是你给的礼物?

零:不是哦,包括哥哥也送汝(*/ω\*)

凛月:不用送也是我的吧

零:凛月!!!~\(≧▽≦)/~哥哥爱汝!啾~
(扑!)

凛月:等…!你这个笨蛋哥哥,唔……

Ⅲ.一辆破破的小车……这个就算了先

Ⅳ.一起回家
零:今天心情真是好呢,呵呵呵~

凛月:笨蛋哥哥你做过头了…我现在浑身都疼……

零:抱歉了,(摸头~)吾辈今晚回去帮你按摩好吗?(牵手~)

凛月:我还要吃蛋糕,欧尼酱你出钱~

零:好!⁄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⁄汝想要什么吾辈都给汝!

两人卿卿我我一路出了校门,偶然路过的晃牙一脸黑=_=
(情人节撒狗粮是吧=_=)←_←汪口你不是说你是狼吗……


感谢观看O(∩_∩)O(ps:汪口是来打酱油的)

〘凜月×杏Ⅰ〙

第一章文章,希望米納桑會喜歡(・∀・)
  這篇為凜杏篇
  順帶一提,這是還沒有交往之前,〈正因為沒有交往,所以才要有表白嘛〉
__ __ __ __ __ __ __ __ __ __ __ __ __ __ __ __ __ __ __
  最近有新的活動祭,身為製作人的杏這幾天忙得不可開交。也已經好幾天沒有好好休息了,因此身體狀況很不好。
  “叮叮叮叮”(⇚鬧鈴聲)杏一聽到鬧鈴聲整個人從床上彈起來,匆忙的梳洗後換好衣服,早餐都沒吃就往學校趕去。
  明明是星期六,卻還要去學校,那是因為這次的活動祭演出的隊伍是knights。
  knights的成員會選在在學校集合,也是因為方便性。
  在隔音練習室裡,除了凜月以外的人全都到了(這裡沒有leo哦!)
  “啊~超麻煩的,現在都幾點了,那個傢伙還不來,還有身為製作人的意識嗎?”泉盯著手錶不耐煩的抱怨道。
  “泉醬你也要考慮下杏醬嘛,這幾天杏醬有多麼辛苦你也看到了啊,我的妹妹早就成為了一名優秀的製作人了”嵐看著練習室的門口跟泉講到。
  “我也覺得姐姐大人已經是很優秀的 producer了,不過,朔間前輩還沒有來嗎?”
  “ 哈?睡間又不是第一次了,待會要把他...”
  砰的一聲,隔音練習室的門被重重推開。
  “對不起!我來晚了,實在很對不起!”杏進門就一直保持著九十度鞠躬的姿勢,說完這句話好一直上接不接下氣,顯然是跑步跑到沒氣的樣子。
  “杏醬不用道歉喲,你也沒有來得很晚,不過杏醬你怎麼了?怎麼上接不接下氣的?杏醬你難道是跑過來的嗎!”嵐急忙把一條毛巾遞給杏,並拿了一瓶水給杏。
  “謝,謝謝你,嵐”杏直起身子,連將這句話都講的不怎麼清楚。
  “你知不知道你晚來了多久啊!真的,超級麻煩的啊~”
  “瀨名前輩你也太 persist unreasonably,姐姐大人才晚來了三分鐘而已。”司已經跳出來一替杏抱打不平了。
  “你這小子,但我聽不懂英文嗎?不要以為你是一年級我就會對了仁慈哦!”說完泉馬上勒住司的脖子。
  司在努力掙扎中←_←“前輩,額。。會死人了,額!!”
  泉完全不理會司的任何話,勒這著司抬頭對杏說“你,去把睡間找過來,這是對你的懲罰,趕緊去。
  “唉?可,可是...”杏看著司,也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去找凜月還是應該先救司
  嵐在杏旁邊輕輕說道 “杏醬趕緊去把小凜月找過來吧,不然泉醬要把司醬給勒死了,我會制止他的你趕緊去哈”
  就這樣,杏很無奈的走出隔音練習室去找凜月。
   杏走到後操場,左看右看也沒有看到凜月的身影。“奇怪了?凜月平時都在附近啊,怎麼人不見了。”
  最近這幾天和knights的成員見面的時間越來越多了,自己也可以和他們拉近關係,特別是凜月,可以...
  唉?!!“我 ,我在想什麼?!”杏一想到凜月,都沒注意到自己的耳根已經紅透了。
  杏轉頭看到旁邊的樹叢,那邊樹葉和樹叢這麼茂密,凜月不會再那裡吧?杏往那個方向前進。
  “啊~今天是星期幾來著?啊~不管了,繼續睡覺好了”凜月躺在樹蔭下,茂密的樹葉和周圍的樹叢,還有柔軟的草地,是他的新“睡窩”
  “唔,脖子有點酸,要是再來個膝枕就好了,啊~哈”才剛說完翻身就馬上進入了夢鄉。
  “啊!你果然在這裡!凜月,今天有knight的訓練啊,你怎麼還在這裡睡覺?”杏在樹叢裡面看到凜月的身影,撥開自己旁邊的樹叢走到凜月身邊。
  “凜月?”杏蹲下身子搖了搖背對自己凜月,見凜月沒有任何反應加重了手中的力道。
  “唔~原來是杏啊,啊哈~”凜月一把抓住杏的手一個翻身把杏往下拉摟在自己的懷裡,而且還抱得死死的。
  杏一瞬間還沒反應過來,等反應過來,自己是面對著凜月的胸膛,凜月的手還放在自己的腰間上,感覺自己的額頭癢癢的。
  抬頭一看,自己和凜月幾乎是臉貼臉了,兩個人的鼻子都碰到一起了,杏都可以看到凜月深紅色的眼瞳裡是自己。
  “凜,凜月!那,那個!”杏意識到自己和凜月到底是什麼姿勢,害羞得馬上就把頭低下來不敢看凜月的臉,杏的手緊抓著凜月的衣服,自己好想躲起來啊!
  凜月看著懷裡的人臉紅彤彤的,連耳朵都染上了可疑的粉紅色。
  “呵,小杏是在害羞嗎~”凜月故意在杏的耳朵旁邊講,還吹了一口氣。
   杏感覺耳朵一陣酥麻,自己的心跳加速已經到了差點以為心臟要跳出來了,聽到凜月講這句話猛然抬起頭想要解釋道
   “我才沒有...”杏才講出一個字,凜月馬上用左手撐住身體,把杏壓倒自己的身下,自己的額頭和杏的額頭緊貼在一起。
  “杏不誠實哦~明明臉這麼紅~”杏眼看著凜月和自己的距離越來越近,也忘了解釋,自己就差停止呼吸了。
  凜月慢慢將腦袋移到杏的耳朵旁邊,壞笑的說道
“打擾老人家的睡覺是很不好的行為哦,是要接受處罰的~”凜月說完眼睛看著杏,左手食指從杏的額頭到下巴,輕輕捏住杏的下巴,右手把蒙住杏的眼睛。
  “凜?”話還沒講完,杏的嘴唇就被堵住了,由於剛才又說話,嘴巴就被凜月輕易的敲開,就開始在杏的嘴裡侵占略池。
  “唔!??”

__ __ __ __ __ __ __ __ __ __ __ __ __ __ __ __ __ __ 
(*´∀`)還有第二章哦!
   喜歡的可以留言,還有如果我有打錯的字或者隊伍名,請告訴我,謝謝!✔(ㆁωㆁ*)

第一次寫文,請多指教(≧▽≦)
送給大家一張圖,毛毛和栗子的(ㆁωㆁ*),
明天發文(*゚∀゚)
作為轉校生的大家,和他們兩個回家的感覺如何?